书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希腊神话:灵性支配者在线阅读 - 第349章 三分

第349章 三分

        

        【雷霆之箭】,宙斯权柄化作的神兵。

        虽然随着突破真神的界限,这件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的神器对神王已经不再如往昔那么有用,但它依然是件强大的武器。

        作为世间少有专攻战斗的高等神器,手握雷霆的赫拉完全有自信对抗任何神灵。然而此刻天后的含怒一击却在一面小小的羊皮盾前不得寸进。

        锋锐的本体无法划破皮革,四散的雷电在那眼睛一样的花纹前颤动,随后凝固成实体,化作细小的碎石落在地上。

        那就是埃奎斯之盾,与雅典娜一同降生的神器。

        它的外表是那么平平无奇,而且事实上其实也是如此,它的力量其实在神器中并不强大。

        哪怕千年前埃奎斯曾被借给宙斯之子、‘氪金玩家’珀尔修斯使用,并在他的冒险中吸取了美杜莎的石化异力自我强化,可这件神器的根底终究只是一面对神灵而言再普通不过的羊皮。

        因此这件专精防御的神器几乎没怎么展现过自己的威力,无论是雅典娜自己的胜利之矛,还是正义女神忒弥斯的审判之剑,它们都能对埃奎斯造成损伤。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在面对雷霆的时候,哪怕两件神器的力量相差巨大,可埃奎斯还是牢牢的挡住了雷电,让它无法继续向前。

        嘣——

        说时迟,那时快,弓弦的震荡声在雷鸣中响起。

        深紫色的狂雷被阻隔在盾牌之后,而弯弓搭箭的阿尔忒弥斯也精准的抓住了这个机会。

        在后世的神话中,神王为自己的一双儿女分别准备了一把金弓和一把银弓。阿波罗得到后者,以此射杀了巨蟒皮同,并留下了远射之神的美誉;而阿尔忒弥斯则获得了前者,以狩猎之神的名义被猎人们祭祀。

        此世的阿尔忒弥斯当然没有了金弓,但她多了一把‘月弓’。

        新月即是弯月,【新月冠】也可以成为【弯月弓】。而刻托之前送来的礼物则在荒野之主的手中化作箭矢,于力量涌动间向着赫拉直射而去。

        嗖——

        流光在空中一个闪动,大殿内的距离在神器弓箭前如同没有。

        奥林匹斯诸神中,只有匆忙反应过来的赫斯提亚抬手间在身前竖起了一道屏障,然而只是弹指之间,箭矢就击破了女神的防御,直指天后的眉心。

        嗤——

        “啊————!”

        一声痛呼,灶火女神的动作终究不是无用功,赫拉还是做出了应对。

        她偏过头去,试图躲过这一杆利箭。然而箭矢从她的脸颊旁边划过,带起了一道鲜艳的血痕。

        伤口不大,但这却给赫拉带来了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沉重打击。感受着划过脸颊的温热,天后怒不可遏。

        “雅典娜,你怎么敢!!”

        愤怒在胸腔中积聚,连声音都变得尖锐刺耳。擦身而过的箭矢一个旋转又回到了它主人的手中,然而此刻相比起阿尔忒弥斯,赫拉反而仇恨的直视着雅典娜。

        自打成为天后以来,数千年中,赫拉就只在两個存在的手上受到过伤害。

        一个是提丰,那疯狂而强大的万妖之王至今还让赫拉感到发自心底的畏惧,而另一个,就是眼前的雅典娜。

        她从未真正出手,但一切又都跟她脱不开关系。不久前那顺着献祭渠道侵蚀而来的外神之力是这样,现在的阿尔忒弥斯同样如此。

        而且其实在赫拉心底,其实一直是有着一些不好明说的心思的。

        她嫉妒墨缇斯,嫉妒她的聪慧,嫉妒她是宙斯的第一个妻子;她也嫉妒雅典娜,力量,智慧,青春美貌,而且她就像是墨缇斯的延续,证明那个女人哪怕不在了,她的女儿也比赫拉所有的儿女要强。

        “雅典娜,你这个墨缇斯留下的死剩种!你竟然还敢在这里,竟敢如此冒犯神庭的天后!雅典娜,你以为你已经举世无敌了吗?!”

        愤怒蒙蔽了理智,墨缇斯的名字向来是神王的禁忌。他从不希望别人提起她,但此刻的赫拉显然已经忘了这一点。

        “不错,哈哈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很好,赫拉,你也终于硬气了一回。不过倒也是啊,在面对宙斯以外的人的时候,你好像从来都很强硬,啊哈哈哈哈哈……”

        张狂的大笑出声,之前率先发难的波塞冬大步上前。

        半天前,随着人间大会的进行,云层在天空中汇聚,大雨在城邦上酝酿。有心的神灵都以为这是神王不满的表现,但其实这根本与宙斯无关。

        他自己更改的题目,又怎么会想不到可能出现的后果?那其实是波塞冬的愤怒。

        宙斯越过他安排海仙女忒提斯的婚礼,他姑且忍了毕竟赫斯提亚来做了说客,而且还隐隐点出了宙斯的行为和预言有关;作为真正掀起大水,覆灭了青铜时代的神明,听着凡人质疑神庭的公正,他依旧忍了。毕竟天上地下的诸神都汇聚在这里,如果他敢做什么,宙斯绝对不会放任他。

        但现在,宙斯已经不在这里,再也没人能用武力压服波塞冬了。

        何况撼动大地的风暴之主绝无法容忍远古海神一系可能存在的跳反,这是他执掌大海的根基所在。于是自命海皇的波塞冬挺起三叉戟,遥遥指向被埃奎斯之盾挡在后面的阿尔忒弥斯与刻托。

        “刻托,给我滚出来——还有你,我亲爱的侄女,伱从我手中赢得了雅典,还让那个卑劣的凡人在大海上放肆。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你的水平了,来,这个可笑的盾牌可挡不住我!”

        转眼之间,蓬托斯昔日的宫殿就几乎要化作战场,波塞冬和赫拉的态度表露无疑。

        而看到这一幕,更远一些的地方,曾经距离金苹果只有一掌之隔的福柏眼神闪烁不定。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她几乎已经不可能再争夺金苹果了,但方才阿尔忒弥斯的那一箭却让她心中微动。

        作为光体女神,其实福柏一直有着一条直通真神之上的道路。就像完整的大海一样,如果她能降服日月群星,成为光体真正的至尊,那可比什么‘最美的女神’更契合她的神职。

        之前,这注定只是一个妄想,光太阳就是她绕不过去的难题。

        可是现在,阿波罗是她的外孙,而且他们的关系不错。至于月亮……看向新月冠,福柏的心中有些挣扎。

        不只是福柏,此时场中纠结犹豫的神灵比比皆是,而局势因之变化。

        当波塞冬的声音落下,阿尔忒弥斯的弓箭再次拉起,更远一些的地方,阿芙洛狄忒则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刻托。

        阿瑞斯见此大喜过望,这一回,他可算不需要在妻子与母神间犹豫摇摆了。更何况敌人还是讨厌的雅典娜,于是他高兴的拔出铜剑,和波塞冬站在了一起。

        然而对于他的靠近,海皇却嫌弃的看了一眼,暗暗拉开了距离。

        他是比较莽,可那只是控制不住情绪,绝大多数时候他还是知道后果的,但阿瑞斯不一样。

        他应该是没想惹两位女神生气的……可看着他一副高兴的样子,波塞冬自己都想打他一顿。

        随着战神一动,大殿内的形势渐渐明朗起来。诸多神明好像分为了三方,两方对峙,一方中立。

        阿波罗和勒托待在一旁,尽管太阳神本人更倾向雅典娜一点,但他还是留在了母神身旁。风神仄费罗斯则对宙斯忠心耿耿,其余三位风神围在他的左右,丝毫不打算参与进来。生命女神莫安达则作壁上观,农业女神左右摇摆。她厌恶波塞冬,但也不喜欢人间的雅典,所以她和赫斯提亚站在一起,同样退出了争夺。

        神殿的接近主位的地方,涅柔斯思考着局势,然而他的弟弟,海之愤怒福耳库斯却先一步做出了选择,果断站在了刻托的身侧。

        他和曾经的刻托一样,有着与诸神格格不入的外貌,被世人称作‘百怪之父’。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涅柔斯怎么想,而蓬托斯的长子还没来得及训斥自己的弟弟擅作决定,海之奇迹陶玛斯就再次自己做出了选择。

        他来到了赫拉的身侧,愿意为她而战,因为他的女儿彩虹女神伊里斯曾是宙斯泰坦战争时期的传信官,后来则成了赫拉的使者。

        一时间诸神纷纷站队,偌大的神庭好像被割裂为了数瓣。

        而拉着塞勒涅的手,赫卡忒笑容越发灿烂。

        她没有加入刻托所在的一边,当然,她更不会加入另外一方。

        毕竟严格的说她和雅典娜谈不上有什么密切的往来,与赫拉更是关系淡淡。她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没有白来。

        “呐,塞勒涅,你觉得谁会赢啊——或者说,你觉得雅典娜能打几个?”

        声音中的愉悦毫不掩饰,而在赫卡忒的身侧,月亮女神不由鼓了鼓腮帮子。

        “不打最好,打架有什么意思。”

        “别这么说嘛,这可是很少见……咦?”

        突然间,赫卡忒的目光被一个矮小的身影吸引了。

        那是一个瘸子,神明中罕见的残废。不过在他的腿部,却有着一个机械一样的代步工具。

        缓慢的前进几步,在赫拉几欲喷火的目光下,他站在了雅典娜的一边。

        “那是……赫菲斯托斯?我记得他是提丰之灾结束后被宙斯请到奥林匹斯山上的。他好像是赫拉之子,但却和她很有些不愉快,没想到现在居然站到了对方那里……”

        “这算是什么,另类的求爱?啧,不过不管是什么,我敢肯定,雅典娜不可能看上他。”

        火山与工匠之神,奥林匹斯最低调,最不合群,也没有存在感的一个主神。很多人都说他成为主神的唯一原因就是和赫拉的母子关系,但似乎他们之间又不是那么和谐。

        但不管如何,这位丑陋的神祇默默来到了雅典娜的身边,而从始至终坐在位置上的雅典娜见此叹了口气,少女模样的外表上也终于浮现了一丝无奈。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还没有做出虚幻世界里的他曾做过的事情,雅典娜也不好对他喊打喊杀。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完美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叹息,雅典娜的神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作为看过剧本的人,她是对金苹果的事情有所预料的,而对于宙斯的打算,她其实也能看出一些。

        如果她想,今天的事情其实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她完全有把握说服阿尔忒弥斯不参与刻托的事情中去,也有把握巧妙的脱离金苹果事件的波及。

        只要宙斯还在规则里面和她玩,她就永远有不接招的办法。

        但是作为智慧女神,雅典娜同样知清楚的知道,规则从来都是用来维护统治的工具,而不是客观存在的事物。只有它存在带来的利益大于不存在,那创造它的人才会维护它。

        那么对于宙斯而言,什么才是最大的利益?大概就是统治万物,实力晋升。想要做到这一步,就要统合神庭内的各方山头,逐渐更替因为之前没有选择而立下的主神……然后压服那些至今不愿意服从神王的旧神。

        所以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雅典娜放任了阿尔忒弥斯,坐视了局势的发展。因为宙斯的决定已经无法避免,她只能选一个最好的时机接下这一招。

        能够对抗伟大神力的,只有另一位伟大神力。灵界之主是否在意人间的纷争她并不肯定,不过现在看刻托的背后似乎有另一个对插手人间十分感兴趣的存在。

        “【地狱】吗……”

        在雅典娜的感知中,安德莉亚的身上就有着性质类似的力量——那毕竟是她的神职者,当两人站在同一座宫殿内,她当即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是自己的选民,雅典王的公主,现在很可能还是地狱的眷顾者。

        对方有意插手人间,也许是为了争夺信仰,也许是为了其他,而在人间没有势力的地狱显然需要机会和帮手,因此他挑起纷争,扩大力量,雅典或许也是目标之一。

        所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雅典娜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她清楚,这一定不是最差的,她也该做出应对了……于是从座位上起身,女神的目光一一扫过众神。

        既然避无可避——

        “那就来吧。”

        缓缓开口,雅典娜的裙装化作甲胄。

        长矛被她握在手中,光芒在矛尖闪烁。

        她是智慧女神,是万胜之君,所以胜利,永远站在她的身旁。

        (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