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在线阅读 - 第406章 二十一战剑,百万灵石,穷尽罗天之力

第406章 二十一战剑,百万灵石,穷尽罗天之力

        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正文卷第406章二十一战剑,百万灵石,穷尽罗天之力尘归尘,土归土。

        微风拂青山,血雨染尘埃。

        磅礴灵气自地面汹涌而出,天际彩霞如江流倒灌丹霞峰。

        那七彩斑斓的光幕,波光荡漾之间缓缓弥合。

        之前被数十个筑基真修轰出的大洞,不一会儿就在万众瞩目下彻底消失。

        七彩光幕,再次笼罩丹霞,通天彻地,凛然不可侵犯!

        而那一句,“七彩丹霞内,唯我闵龙雨常胜”,却依旧言犹在耳,轰鸣心间。

        诡异的气氛,自七彩道人出现,瞬杀数人之后,就一直在不断蔓延。

        而当那道人,轻松屠戮十位筑基真修后。

        这种气氛,蔓延到了极致。

        以至于郑显率领的反罗联军,以及无数围观修士,都鸦雀无声。

        此刻,丹霞之外,万马齐喑,无一人敢高声语。

        “诸位,不妨进来赐教一二!”

        充满自信和挑衅的声音,遍传百里之地。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沸腾了!

        “好猖狂!”

        “我从未见过如此霸道之人!”

        “他是谁?我闭关多载,竟不知我天澜仙城出了这么一号无敌人物?”

        “你没听见吗,闵龙雨啊!若这个名字不知道,那你总知道雷阵子吧!”

        “嘶!”

        “可是那在积雷山战场,以雷霆大阵瞬杀五大筑基真修的雷阵子?”

        “不是他还是谁!想不到,几年没露面,此人不仅修为更上一层楼,连阵法造诣也越加恐怖。杀戮同阶存在,就如宰鸡屠狗一般,信手之间便是十人殒命。”

        “是啊,那侥幸活下来的四人,若不是进去的时候稍微慢了一点,出来的时候快了一点,其后果只怕也是身首异处。”

        “雷阵子可不仅仅是罗天会首席阵法师那么简单,他还是百年前丹霞闵家的传人。如今重归旧地,只怕是拼了命也不想旧事重演。”

        “阵道强者,端端也太过恐怖了吧!”

        ……

        修士厮杀,生死相搏,在修仙界中并不算少见。

        瞬杀同阶,也不怎么稀罕。

        哪怕是越阶挑战,最多也让人惊叹一二,或者传诵一时。

        哪怕是罗尘跨越一个大境界,轰杀金丹上人狄万云,修仙者震惊之余,也只当他使诈,借助了外力。

        可闵龙雨刚才一番作为,着实惊呆了天澜仙城无数修士。

        以筑基中期之身,游走十几个同阶修士之间,每一次挥剑就带走一人。

        偏偏,那些人几乎没有爆发过什么像样的反抗。

        就那么呆若木鸡的等死。

        这番景象,别说普通炼气筑基了,就连以郑显为首的八位大修士,也不禁头皮发麻,心生寒意。

        他们看得无比分明。

        在那大阵之中,闵龙雨几乎就是同阶无敌的存在!

        别说韦不凡、申公义等一众筑基初期、中期的弱者了,就连他们这些筑基后期的大修士,进去之后,只怕也没什么大的反抗之力。

        阵法!阵法!

        “这确实不是什么三阶防御阵法。”夏侯昆神色惊恐,失声道:“这分明是一三阶杀阵!”

        他是懂阵法的!

        百年前覆灭闵家,他夏侯一族就收获了不少闵家收集著作的阵法典籍。

        之前强攻阵法之时,还看不太分明。

        但刚才闵龙雨亲自动手,驱动大阵杀戮筑基真修,就压制不住其中磅礴杀机了。

        “身处三阶杀阵中,我辈筑基,又岂是他的对手?”

        松风子面露惊异之色,想不到没什么底蕴的玉鼎域散修之中,竟也有这般出色人物。

        “难怪他敢号称七彩丹霞内,唯他一人常胜!”

        就在他们惊叹之时。

        拓跋灵飞正色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等该想想怎么破阵才是真的。”

        一众筑基真修目光着落在那高耸入云的丹霞峰上,以及仓皇后退的诸多联军炼气期。

        一时间,竟有些犯难。

        郑显目光闪烁,抬头看向天空。

        ……

        如下面无数散修一样,天空之上三大金丹上人,此刻同样震惊。

        小辈秦俊杰,甚至擦了擦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此人出自何处?竟能如此轻易屠戮筑基修士?哪怕我等大宗真传,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在他惊叹之时,对方的陶绾却是冷哼一声。

        “这就是你们凑出来的修士大军吗?人数虽多,却不过是乌合之众。连大阵破没破都没搞清楚,反而身陷囹圄,任人随意宰杀。”

        “依我看,不如早些退去,免得自取其辱!”

        秦俊杰神色一滞。

        一旁照拂他的秦泰然冷冷的瞥了一眼过来。

        因这一眼,秦俊杰瞬间脸庞涨红。

        针对罗天会的事情,一直是他在具体实施。

        他自问自己做得还算不错,在没动用炎盟人力的情况下,短短几年就集结了一群高手。

        那八大筑基后期的阵容,哪怕在积雷山战场上,都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但偏偏,就在这小小丹霞峰上吃了个闭门羹。

        在众人面前,秦泰然也不会太过苛责自家孙子,总要给他留点颜面的。

        目光落到那七彩光幕之上,神识散发,映照一方天地。

        “咦?”

        随着他轻咦出声,哀牢山费冥长老、青丹谷龙长老赫然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阵法,有点意思哈!”

        “啧啧,怎么给我一种鬼神谷镇宗大阵的感觉?”

        陶绾听见这话,讶异的看向护持她的龙长老。

        “鬼神谷镇宗大阵?”

        龙长老轻轻颔首,悄然传音过去:“鬼神谷乃是当年共伐连霞十六派中的仅次于六大上宗的金丹大宗!这个宗门极为擅长阵法,稍微给他们一点时间空间,布置出的阵法就连元婴真人都不敢轻视。”

        “而鬼神谷最出名的阵法,就是镇宗大阵——天工夺灵。”

        “你年纪小,可能不太清楚这道阵法的厉害。不过,你只需要知道,我宗门内那座五峰笼罩的丹谷,就蕴含了部分天工夺灵阵的精髓,便能懂这阵法的厉害之处了。”

        他这般一说,陶绾瞬间恍然大悟。

        青丹谷最中央的那座丹谷,灵脉品阶虽低,却是宗门重地,未来希望所在。

        尤其在罗尘提出落云宗或许会觊觎丹谷之后,她更是向长辈多番了解过。

        那丹谷,可是从无到有,未来甚至能达到四阶灵地的存在!

        如今罗天会所在的丹霞峰,竟然也有一道暗含天工夺灵精髓的护山大阵。

        难怪下面那一群人,集结所有筑基真修的力量,都没有取得战果,反而一下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力量。

        龙长老和秦泰然能看出来,是因为当年鬼神谷遗产,主要就是被玉鼎剑宗、炎盟、青丹谷三宗给瓜分掉的。

        如此,才造就了玉鼎域中,最强元婴上宗,最富有的铸器、炼丹两个大宗。

        而哀牢山费长老后知后觉间,却也发现了端倪。

        “竟然是天工夺灵大阵!”

        “是了!”

        “这罗天会来自大河坊,当初古原山脉出现过鬼神谷太上长老的遗迹。我哀牢山修士前去探查之时,遗迹已是一片废墟,就连那座大阵都被人给挖走了。”

        “想不到,罗天会竟然也是其中遗产获得者之一。”

        “呵呵,有此阵在。秦老儿若不亲自出手,怕是这些人拿这罗天会没什么办法了。”

        暗自忖度之间,费长老似笑非笑的看向秦泰然。

        对方脸色阴沉,似乎在想着破解之法。

        不过片刻,秦泰然就释然的笑了。

        天工夺灵阵,的确很强。

        虽只有三阶,但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足以成长到普通四阶阵法都难以比拟的存在。

        像青丹谷的丹谷、炎盟的焚香谷,都有类似阵法的布置。

        一者希冀晋升四阶灵地,一者加强火行之力聚集,方便铸器,养火。

        数百年培育下来,都有了不菲成效。

        但是,罗天会不过一侥幸得势的乡野势力。

        底蕴浅薄无比!

        来到天澜仙城,也不过区区十几年而已。

        那闵龙雨小辈,虽有几分阵道天赋,汲取了部分天工夺灵阵的精髓。

        但到底,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而且,天澜仙城的天澜峰还占据了主导地位,导致方圆万里之内,都无二阶灵地出现。

        区区丹霞峰,又如何夺得了太多天地灵气?

        那小辈,似乎也发现了此事。

        是以,他改善阵法,牵引天际彩霞中的灵气,加强阵法。

        但!

        终究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底蕴!罗天会底蕴不足!

        想通这一点后,他冷笑着扫过对面二人,径直发出一道传音。

        下方。

        郑显神色一动,旋即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诸位,接下来听我指挥,此阵我有办法破解了!”

        众人一愣。

        略通阵法的夏侯昆,更是好奇,“如何破之?”

        郑显轻笑一声,“破之不难,和之前一样消耗即可,不过得分批进行。”

        就这么简单?

        “哦,对了,这等消耗怕是持续时间颇长。大家灵力消耗可能会比较多,刚好,我手头上有一个三阶聚灵阵,可以布置出一片聚灵之地。”

        “夏侯道友,你说你懂阵法,那就由你来布置下去吧!”

        他说这话之时,旁边的郑克简脸色一变。

        那三阶聚灵阵,可是他郑家利用郑天放死之前积累的功勋,外加大量资源,才从剑宗那边兑换来的。

        本意是想在滚龙脊,强行聚灵出一个二阶灵地,快速增强家族修士的实力。

        怎能用在此地!

        “表叔……”

        郑克简的话戛然而止。

        面对郑显冷冽的目光,他哑口无言了。

        “夏侯道友,拿去布置吧!”

        郑显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阵盘,外加大大小小上百杆阵旗,更有不少五行材料夹杂其中。

        夏侯昆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些东西,眼中不乏贪婪觊觎之色。

        高品阶的聚灵阵啊!

        还是大型的!

        这可是所有修仙家族,都梦寐以求的辅助阵法。

        当年天澜拍卖会上,不过只出现了一套二阶的,就遭到众人哄抢。

        最后被郑家拍下。

        没想到,他们还不满足,竟然又另购了一套三阶的。

        郑显自然看见了对方的觊觎之色,但他一点也不在意。

        这玩意儿对他可有可无,只不过是郑家稀缺之物而已。

        而且,夏侯昆哪里敢染指此物。

        他也不管对方怎么布置,而是叫过来其他几人,商量接下来如何分批消耗罗天会的七彩丹霞大阵。

        ……

        在外界无数人揣测窥探之时。

        重新凝聚七彩防护光幕的丹霞峰内部,却是一片热火朝天。

        因为之前山脚接触战,短短时间有所伤亡的罗天会炼气修士,正在竭力救治伤员。

        亦有执法堂的周元礼和刘强,带人行走于前线。

        或是安慰伤员,或是镇压某些心思不轨之辈。

        顾彩衣带着一批数量庞大的女修,快速奔波在山中,按照闵龙雨的提示更换布阵器具。

        唳!

        耳旁有尖锐鸟鸣声响起,原小月好奇的抬起头。

        “莫管这些,那是许殿主派遣灵兽收拾之前闵长老杀掉的敌人尸首。”顾彩衣看着那只品阶达到二阶的掠羽鹰,简单的解释了一二,随后不疾不徐的说道:“检查完这边的阵法布置,马上换下一处,记得把灵石补全,只能多,绝不能少!。

        “是,殿主!”

        娇俏的女声,齐齐响起。

        平素待人迎客的金殿女修,做起事丝毫不拖泥带水。

        半空中,头顶有一小撮金色羽冠的掠羽鹰,俯瞰着大地,一个盘旋便飞入了丹霞之巅。

        噗通!

        一具尸首落下,飞鹰低头,更是为面前女子献上对方的储物袋。

        掠羽鹰尖嘴微张,其内竟发出许还真的空洞声音。

        “总裁,那十个筑基修士的遗物,都已经回收齐全。”

        司马惠娘衣袖一卷,这些储物袋便收入囊中。

        她轻轻点了下头,便径直踏入了山巅上那个奇形怪状,仿若蛛网,又好似迷宫的七彩石屋中。

        刚进去,便看见一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闭目静坐。

        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彩霞如绸缎一般从天际落下,受到牵引,又灌入石屋内部。

        此间之内,竟是霞光璀璨,气象万千。

        以至于,映衬得那黑袍男子,好似笼罩七彩的得道高人一般。

        此人,正是掌控罗天会护山大阵的闵龙雨!

        随着司马惠娘走进来,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负所托,我打退了第一波进攻!”

        司马惠娘点了点头,“多亏你了,若无你出手,要么我们这边的新晋筑基有所损伤,要么王渊他们会被消耗战力。”

        闵龙雨神色淡然,似乎之前那俯瞰数万修士,口放常胜狂言的桀骜之辈,不是他一样。

        他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面对这一战,我早已在阵盘中模拟了无数次,刚才不过是第一次实践而已。”

        “只可惜,那群大修士都是谨慎之辈,竟无一个入阵。”

        “不然,我便可以先杀一二,震慑全场!”

        这番话,娓娓道来,从容而又自信!

        若是被外界无数修士听见,只怕会惊掉一地耳朵。

        第一次实践,便阵斩十大筑基真修。

        如此战绩,已然极为骇人。

        他却尤嫌不满足,甚至还想杀一二大修士,以儆效尤。

        这也太过狂妄了!

        或许,整个罗天会,包括罗尘在内,也唯有统管全局的司马惠娘一人,才知道对方为何会有那般大的底气。

        无他!

        这已经不仅仅只是闵龙雨一人之力了。

        七彩丹霞大阵,能爆发那般威力,集合了罗天会海量资源于其中。

        当年王渊自积雷山战场回归,为闵龙雨带回了一个完整的法宝级阵盘。

        后来楚魁和罗尘接连回归,又带来了数十个筑基真修的遗产。

        其中各类资源,堪称庞大。

        尤其是修仙者最常用的法宝级飞剑,更是高达三十多柄!

        闵龙雨自其中,挑选出了二十一把属性各一的飞剑,将其埋入丹霞峰内部深处。

        以此为根基,在原有七彩丹霞大阵的基础上,构建了新的大阵。

        此时的大阵,已经不只是最初设想的可成长性防御大阵,而是变成了一道杀阵!

        当然,这般恢弘的杀伐之阵,光靠闵龙雨一人之力,是绝难推动的。

        是以,司马惠娘统管全局,调集了一切人力物力,为他完善大阵。

        金殿修士的来往修补,只是其中之一。

        铸器殿的数百修士,此刻消失不见,便是在一处处阵基维护大阵基本运转。

        除此之外,司马惠娘更是下了血本,把罗天会多年积攒的灵石,一股脑全部拿了出来。

        那个数额,若是说出去,就连金丹上人都会眼红无比!

        百万灵石!

        所有的基础阵纹,全部镶嵌了下品灵石。

        重要的阵基之处,更是全部用这些年从黑市暗中兑换来的中品灵石作为能量源泉。

        而在这间石屋内,里三层外三层都向前着密密麻麻的中品灵石!

        就连罗尘近些年来,珍藏的三颗上品灵石,也交给了闵龙雨使用。

        可以说。

        闵龙雨每一次催动大阵,都是在挥霍着海量灵石。

        刚才瞬杀十大筑基真修,外人看来风轻云淡,但唯有她和闵龙雨本人知道,那短短时间内,消耗了至少三十万灵石!

        从资源的消耗上,便表明了罗天会对于这一战的重视程度。

        如此海量资源的投入,战败是司马惠娘绝不能接受的。

        唯有胜,而且还得是大胜,才能弥补罗天会在这一战上的投入。

        而要如何胜,便是她和罗尘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此刻来到山巅,她也是想问问闵龙雨还有何需求。

        对于她的询问,闵龙雨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他们抢占先机的两次攻击,被我一防一攻,接连化解。本来若是所有筑基,包括八个大修士一起冲阵,哪怕我可以杀其中一二,其余的我也无暇他顾。但其中不少自诩聪明之辈,聪明反被聪明误,止步不前,反而给了我逐个击破的机会。”

        “如今我杀阵在前,他们锐气已失在后。”

        “那么接下来,不过就是举步不前之下的消耗战而已。”

        “总裁,一旦进入消耗战,便达成了我们的初期目标了吧!”

        司马惠娘轻轻颔首。

        “的确如此,会长跟我商量的,就是尽可能抗下第一波攻势,如此罗天会的伤亡才能控制在一定范围。而他,也能有更多的辗转腾挪空间。”

        “而消耗战……”

        二人目光,扫过遍布房间的诸多中品灵石。

        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化作齑粉。

        但更多的,都还安静的镶嵌于阵法纹路之中,随时准备贡献自己的力量。

        闵龙雨自信道:“十天!十天时间,我能撑下来!”

        十天吗?

        司马惠娘眨了眨眼睛,将这个答复,带回了山腰处的罗天大殿中。

        四人静坐其中,一面巨大的水镜,波光粼粼间正把外界方圆十里之地的景象,尽纳其内。

        为首者听见这个答复,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十天,足够了!”

        “十天之后,不管敌人进退与否,我等都可全军出击,定鼎此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