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在线阅读 - 第3551节 演绎琴谱

第3551节 演绎琴谱

        “老爷……是有大小姐的信息吗?”

        普朗管家见古莱莫放下信纸,立刻好奇问道。

        古莱莫轻轻摇头:“没有。”

        普朗管家一愣:“那乌利尔寄信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

        古莱莫冷笑一声:“也没有。”

        “那他这是……?”

        古莱莫将那记载着竖琴琴谱的三页纸放在桌面:“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一张竖琴琴谱,想要邀请我来演绎。”

        普朗管家目光扫过桌面,还真的是竖琴的琴谱。

        “……”普朗管家叹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那小子是有急事,结果只是为了邀请老爷演绎这首琴谱。

        他本来还想在老爷面前帮乌利尔说几句话,但现在看来,好像也没什么话可夸。

        “起码……乌利尔的初衷是好的。”普朗管家:“他也知道,整个黎明城、不,整个大斯曼帝国最厉害的竖琴演奏家,就是老爷了。”

        古莱莫曾经可是诸国舞台的压轴演绎,在竖琴的领域,他自称第二的话,没人敢自称第一。

        “或许也正因为此,他才会邀请老爷来演奏这首琴谱。”

        古莱莫瞥了普朗管家一眼,轻嗤一声:“听你的口气,你是觉得这张琴谱很珍贵?”

        普朗管家:“虽然我和乌利尔接触不多,但我觉得以他的艺术素养,应该不会随便拿一张琴谱来应付老爷。”

        普朗管家这话倒是说的笃定。

        毕竟,乌利尔曾经也是大斯曼帝国赫赫有名的艺术天才。要不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与他结为同伴。

        正因此,普朗管家很确定,乌利尔既然敢拿出一张琴谱来“打扰”古莱莫,必然是有原因的。大概率,这张琴谱十分珍稀。

        古莱莫听到普朗管家的话,冷笑一声:“很可惜,你这次说错了。”

        普朗管家:“啊?”

        古莱莫:“根据他在信里所写,这首琴谱是他做梦的时候梦到的。所以你是认为,这种梦到的琴谱很宝贵?还是认为,他是在说谎,其实琴谱来源很珍稀?”

        ……梦到的?听到这个答案,普朗管家内心和古莱莫的想法是一样的,这怕不是笑话吧?

        但他沉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

        乌利尔是天才。

        从梦中得到灵感,谱写出一张竖琴琴谱,这也不是不可能。

        历史上也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虽然绝大多数是有夸张成分,但既然能被记录下来,或多或少应该是有根据的。

        “不管‘梦中谱曲’是不是个借口,我个人是觉得,乌利尔既然敢将这张琴谱随信寄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普朗管家看着桌面上的那三张信纸:“或许,这琴谱真的还不错?”

        普朗管家说完后,头便埋的很低。他很清楚,自己这番话略微有些僭越了。但他还是说了,这算是他唯一能帮乌利尔做的事了。

        古莱莫并没有介意普朗管家的话,仔细思忖片刻后,轻轻吁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也对,他应该不会莫名其妙寄张琴谱过来。”

        “要么这张琴谱真的很珍稀,要么就是这张琴谱有异。”

        至于何“异”?这个很难说。但大斯曼帝国的历史上,不乏通过音乐传递线索的故事。

        甚至还有检察官,通过被害者遗留的乐谱,查询到杀人凶手的名案。

        这些都算是“异”。

        古莱莫很清楚乌利尔对自己的态度,乌利尔在外面只是看到自己的背影,估计都会吓得逃窜。

        在这种情况下,乌利尔主动凑上来,还带着一张琴谱,肯定是有说法的。

        想到这,古莱莫探出手,将桌上的琴谱拿了起来。

        到底有何说法?看完琴谱就知道了。

        古莱莫原本是带着审视的态度,来看这张《黑羊告罪曲》的,可当他看了两三行时,表情慢慢变得郑重起来。

        “这是……”

        古莱莫的脑海里,自动的演绎出了对应的音符。哪怕没有用实体的竖琴,他都隐约感觉,这首乐谱不太对劲。

        似乎是……宗教乐?

        乌利尔明明知道自己最不喜欢的就是宗教,他为何会寄宗教乐过来?

        不对……不对!

        古莱莫感觉自己的脑海里,音符越来越密集。这些音符每一个都走在宗教乐的路子上,但它们的排列组合却不对劲。

        明明该是肃穆的音符,但脑海里的演绎却有些轻浮,甚至带了点癫狂。

        难道是用宗教乐的音符,来演绎叛逆?

        这种乐谱……在大斯曼帝国非常非常少见,只有在伯明翰伊甸学院有一些记录。而且那种记录,也是教学性的记录,并无太多实例。

        因为一旦出现实例,就等于是在打帝国统治的脸。

        而这种特殊的音乐类型,正是反宗教乐!

        在光辉教会盛行的大斯曼帝国,这绝对是一个禁忌!

        乌利尔为何要将一首反宗教乐交给自己?难道是某种……暗示?

        古莱莫感觉眉心隐隐在跳。

        沉默了片刻后,古莱莫抬起头看向普朗管家:“你现在去把我的「林中诗」拿给我,就在隔壁的房间。”

        「林中诗」是古莱莫常用的竖琴,也是妹妹亲手给他制作的竖琴。

        很快,普朗管家便将制作精良的橙黄竖琴,带给了古莱莫。

        古莱莫拿到竖琴后,却并没有立刻演奏,而是对普朗管家道:“你先出去,把这三层和二层的人全都清到一楼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上来,包括小宝也不行。”

        普朗管家一愣:这么郑重吗?

        他已经猜到,古莱莫是打算演奏这张琴谱。但演奏的时候,居然要清空两层楼的人,这是普朗管家没想到的。

        这张琴谱,看来真的有“异”。

        普朗管家见古莱莫保持严峻的表情,也不敢多问,点点头:“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清空楼层。”

        大概五分钟后,普朗管家回来报讯,确认已经将两层楼的人都清空干净。

        古莱莫想了想,让普朗管家也到一楼大厅候着。

        毕竟,这如果真的是反宗教的音乐,普朗管家听到,也有可能受到牵连。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古莱莫又等待了几分钟,关紧窗户与大门,甚至把厚厚的绒布窗帘都拉上了。等做完这一切后,这才坐回到书桌前,拿起了「林中诗」。

        目光看向桌面的琴谱。

        手指随着琴谱上的音符,慢慢的拨弹起来……

        ……

        在古莱莫演绎《黑羊告罪曲》的时候。

        梦之晶原,乌利尔副本外。

        安格尔刚刚才上线,便感觉权能树上关于「梦游仙境」的果实,轻轻晃动了一下。

        安格尔立刻将意识沉浸到权能树中,但仔细检查了片刻,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哪怕是动用了检索功能,也没找到不对劲的地方。

        安格尔也只能暂时作罢。

        等到安格尔意识回归后,便看到拉普拉斯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己。

        “你怎么了?”拉普拉斯担心的问道。

        在拉普拉斯的视角中,安格尔刚一上线,正和自己打招呼,突然眉头一皱,便闭上了眼睛,整整十分钟没有吭声。

        拉普拉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都不敢打扰安格尔,只能在旁等待。

        终于,安格尔睁开眼,拉普拉斯这才一脸担心的开口问道。

        安格尔也没有隐瞒,说了一下「梦游仙境」权能异动的事。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安格尔眼底带着疑惑,这种异动还是第一次。虽然目前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大事,但任何异常都有其因。

        总不能「梦游仙境」闲得慌,抖了抖脚吧?

        拉普拉斯沉吟道:“仙境权能与副本有关,或许是某个副本出现了某些异常的变化?”

        拉普拉斯的话,让安格尔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晶原上的一层木质阁楼。

        难道与乌利尔副本有关。

        如果仙境权能的异动与乌利尔副本有关,那大概率与古莱莫这位“梦见”npc有关。莫非,古莱莫已经进入副本了?

        安格尔立刻通过上帝视角,看向副本箱庭。

        半晌后,安格尔表情疑惑的退了出来。

        副本箱庭里,路易吉还在一楼练习琴曲,乌利尔则在二楼坐着,看他的样子,也没有进入“梦见”状态。

        至于古莱莫,也没有出现。

        副本内部的信息很是平稳,不像是已经开启主线任务的样子。

        换言之,仙境权能的异动与古莱莫无关?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拉普拉斯:“也不一定是乌利尔副本,或许是其他副本呢?你也不可能每个副本都监察到吧……不用担心,只要副本还在,问题总会暴露的。”

        安格尔想想也对,副本的存在就是被挑战的。

        等到之后更多白日镜域的族群进入后,肯定会有人去挑战副本的。如果副本有问题,自然会暴露出来,到时候就知道了。

        想到这,安格尔也不再纠结,暂时放下烦恼,默默等待着路易吉的主线任务开启。

        ……

        黎明城郊外,夜之山城堡。

        洗完澡的小宝,穿着皮草制作的睡袍,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或许是因为身上还有奶味的原因,小宝身周吸引了好几只同样散发着奶味的小奶狗。

        小宝对于围着自己转的小奶狗,显然不太感兴趣,他的怀里抱着的是一只不停想要挣扎离开的白色奶猫。

        得不到在嗷嗷奶叫,被偏爱的却想逃离。

        但偏偏小宝就是喜欢不太甩自己的猫咪。

        一边强制爱着小奶猫,小宝一边看向不远处的普朗管家:“爷爷到底在干什么啊?不是说今晚要和我一起睡觉吗,怎么都不让我上去。”

        “甚至,大家都被赶到一楼来了……”

        普朗管家笑眯眯的道:“老爷做事,肯定是有原因的,等等就好了。”

        西姆大婶也在旁帮腔:“估计老爷是在给小宝准备香薰呢。要是人多了,香味都被吸走了,那就不好了。”

        至于古莱莫有没有准备香薰?西姆大婶不知道,但就算没准备,她晚点去准备也一样。

        小宝嘟了嘟嘴,也不再多问,反正爷爷不陪他,他现在也有小猫陪。

        时间就在大厅众人默默等候着,迅速的流逝。

        当墙上的壁钟来到七点五十左右,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古莱莫微笑着走了下来。

        “老爷!”、“爷爷!”

        一阵阵声音,从大厅中响起。

        古莱莫笑着向众人点点头,打过招呼:“麻烦你们了。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可以上去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得到古莱莫的首肯后,大厅仆人纷纷离开,回到自己的岗位。

        古莱莫则走到了小宝面前,笑眯眯的道:“等久了吧,咱们该回去睡觉了。”

        小宝眨巴眨眼:“现在吗?”

        古莱莫点点头。

        小宝举着怀里扑棱的小奶猫:“那我可以带着它一起吗?”

        古莱莫:“当然可以,走吧。让西姆大婶先带你上去,我和普朗管家说说话,等会就上来。”

        小宝乖乖的点点头,抱着小奶猫,跟着西姆大婶朝着楼上走去。

        古莱莫则走到普朗管家身边,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了他:“这封信,明天你帮我转交给乌利尔。”

        普朗管家看着已经印好封戳的信封,点点头:“我明白。”

        古莱莫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今晚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话毕,古莱莫便转身离开。

        普朗管家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老爷,那琴谱……”

        古莱莫顿住脚,转头看向普朗管家,微笑道:“不用担心,那琴谱没什么问题。”

        原本古莱莫还以为乌利尔是写了一首反光辉教会的乐谱,但演奏之后他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反宗教音乐,但只要有点音乐素养的,都能听出乐曲中反的并不是光辉教会。

        也因此,这首乐谱就算被传出去,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只要以“学术研究”为名,就能忽悠过去。

        但古莱莫还是很疑惑,为何乌利尔会将这首乐谱给自己?

        “虽然这首乐谱的确很不错,且充满了异域的风情。不过,我可不信这是乌利尔梦中得到的。”

        “你明天把信交给乌利尔,看看他是怎么回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