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在线阅读 - 第3548节 五个魔纹

第3548节 五个魔纹

        安格尔拿了一张圆凳,将刻绘了魔纹的皮卷放在上面。

        凯莎看着圆凳上的魔纹皮卷,问道:“我只要站上去,就可以了吗?”

        安格尔:“坐着也可以。”

        凯莎也不废话,直接飘到了凳子上。

        站定之后,凯莎再问:“然后呢?我现在要开始放开对灵魂之力的束缚了吗?”

        正常情况下,无论是死灵还是亡灵,都会下意识的控制灵魂之力,让灵魂之力一直蕴荡在自己的灵体内。

        对他们而言,束缚灵魂之力就像是人类的呼吸一样,属于下意识的动作。哪怕不用意识,也能控制住。

        而放开对灵魂之力束缚,反而需要特意的去控制。

        一旦放开束缚,灵魂之力就会从灵体内部慢慢的外溢。这个过程很缓慢,外人是很难观测到的,只有灵体自己能观测到。

        这也是为何,安格尔一定要寻找能交流的灵魂。

        否则,他根本没办法确认,到底灵魂之力是否逸散。

        安格尔:“现在还不忙,魔纹需要能量去激活,我等会激活了魔纹之后,你再放开对魔纹束缚。”

        凯莎点点头,站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就像是个假人一般。

        毕竟,再简单这也是实验。

        凯莎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实验失败。所以,她此时反而僵硬的浑身不自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怎么放。

        直到数秒后,安格尔用魔力激活了魔纹皮卷,并对她摆出手势示意,凯莎这才找回了自我。

        赶紧闭上眼,主动放开了对灵魂的束缚。

        下一秒,凯莎只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是曾经还活着时,照着午后的太阳,慵懒的喝着下午茶。

        灵体宛若泡在温泉里般。

        舒服的让她忍不住低声呻吟。

        太久了,太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真实的触感了。她这些年,对外界的感知永远是冰冷的,如此温暖的感觉,是近三十年来的第一次。

        凯莎闭着眼,白瓷一般的面容上,飘飞起几朵绯红。

        她几乎快要沉沦在这温柔乡中……

        直到安格尔的呼唤传来,凯莎才从耽溺中回过神。

        “啊?你在说什么?”凯莎眼里还带着迷蒙,似乎对外界毫无感知。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再次问道:“我刚才是在问你,有感觉到灵魂之力的逸散吗?”

        看着一脸无奈的安格尔,凯莎这才反应过来,她还在配合安格尔做实验。而刚才自己,也太失态了……

        想到这,凯莎像是脚心被针扎了一般,飞也似的从凳子上逃离。

        她靠在黑板上喘气时,脸上的羞红也未曾褪去。

        “……”安格尔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如果自己不是亲历者,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对凯莎做了非礼之事。

        “你还好吧?”

        凯莎长长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赧然,这才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很奇怪。”

        “奇怪?”安格尔看了眼圆凳上的魔纹皮卷:“你是指这个魔纹?”

        凯莎点点头,脑海里闪过之前的记忆:“它给我感觉暖洋洋的,就像是我还活着一般。很轻松,很舒服,但这让我感觉不像我了。”

        凯莎一边说,还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虽然她现在是灵体,但她仍旧感觉双颊似乎有些异常,就像是活着时隐隐发热。

        安格尔听完凯莎的描述,只是一阵沉默:“……”

        凯莎好像描述的很细致,但重点一个也没说。尤其是,关于灵魂之力的重点。

        “我大概明白了。就是它的效果,让你感觉不像平时的自己。”

        “没错!”凯莎猛地点头。

        “可是……”安格尔双手摊开:“这个魔纹名为‘安魂’,效果是安抚躁动的灵魂。说白了,它的效果只是让你安宁下来。”

        “你是觉得安魂状态下的自己,不像自己吗?”

        凯莎:“啊?”

        安格尔:“我的意思是,你只是在这里太久了,习惯了维持同样的一个状态。当你受到外力改变,不管这个状态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你都觉得和平时不一样,所以你会不自在。”

        “但实际上,你依旧是你,并未有任何改变。”

        凯莎:“……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确太习惯我现在的状态,有些难以接受改变。哪怕这种改变是好的。”

        顿了顿,凯莎目光移到圆凳上。

        看着凳子上那张绘有神秘纹路的皮卷,眼神里带着寻思:“安魂……我的灵魂原来一直躁动不安吗?”

        “这个魔纹,就送给你了。”安格尔笑了笑:“它只要有能量就能激活。哪怕是灵魂之力,也能作为激活的源泉。”

        “以后,你也可以多习惯一下不同状态下的自己。”

        凯莎下意识就想要拒绝,但……话到了嘴边,她又怎么也说不出口。

        刚才的那种温暖感觉,她真的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哪怕她觉得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了,但她依旧如此的眷恋那种熟悉且陌生的温暖。

        安格尔:“不用拒绝,我在这里绘制的魔纹,都留给你。就当是你配合我做实验的一个小福利。”

        对安格尔而言,这几个魔纹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带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卖也不好卖,用也没地方用,带着还嫌占位置。

        所以,不如留给凯莎,就当是她配合实验的报酬了。

        凯莎低下头,轻声的道了一句:“……谢谢。”

        安格尔:“不客气。”

        顿了顿,安格尔继续道:“说完了题外话,现在还是回到实验上。你在‘安魂’魔纹中,有感觉灵魂之力外溢吗?”

        凯莎回忆了一下之前的情况。

        她此前虽然沉溺在久违的温暖中,但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她一直主动的放开对灵魂之力的束缚,在这个过程中,灵魂之力的逸散并未停止。虽然逸散出的灵魂之力量度,对她来说微乎其微,但逸散本身是未曾中止过的。

        听到凯莎的回答后,安格尔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看来与“安魂魔能阵”同名同姓的“安魂魔纹”,并没有同样的待遇。它没办法作为承载灵魂的媒介。

        能够承载灵魂的魔纹,必须在凯莎放开对灵魂之力束缚的时候,保持灵魂之力的凝聚,让它依旧不往外逸散。

        安魂魔纹,淘汰。

        “没关系,我这边还有四个魔纹,我们一个个的来。”安格尔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想过一次就成功。

        凯莎点点头:“好。”

        她也很期待,安格尔接下来会拿出什么样的魔纹来。

        很快,安格尔便将新的魔纹放在圆凳上,并激活:“这个魔纹名为息暮魔纹,效果和安魂魔纹差不多,都是让灵魂感觉安宁的,不过这个魔纹的效果好像来的更快一些……”

        安格尔话音刚落,就看到圆凳上凯莎的表情,从一脸欢欣变得死寂沉沉。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缓冲,完全是瞬间变脸。

        把安格尔都给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凯莎是不是堕落了。

        直到感知到凯莎的情绪很平静,安格尔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分钟后,凯莎一脸心有余悸的从凳子上飞了下来,对安格尔道:“这个魔纹的效果感觉很霸道。我前一秒还感觉充满期待,下一秒就感觉自己冷静的像是喝了一盆冰水。完全是凉心透。”

        看凯莎的表情,她显然也被这种突然的情绪变化给惊到了。

        安魂魔纹,是柔和温暖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宁静下来。

        息暮魔纹,是霸道强制的,直接给你浇了一盆冰水,强制你冷静下来。

        “虽然这种感觉之前让我有些不适,但我现在回神后,再去回味。”凯莎揉了揉眉心:“感觉好像还行。”

        两种魔纹,一热一冷。

        让她彷佛真的回到了活着的时候。毕竟,人活着的时候,不可能总是得到温暖,更多的时候还是会遇到浇冷水的情况。

        凯莎说完自己的感受后,终于说回了正题:“不过,这个魔纹依旧没有让我感觉到灵魂之力有被束缚。”

        换言之。

        息暮魔纹,淘汰。

        安格尔拿出新的魔纹:“我们继续,这个魔纹是心土魔纹,视为心灵之家。能够让能量体迅速进入恢复状态,一般要配合场地类的魔纹组成对应的魔能阵。不过,单独拿来用,也是可以的。”

        这个心土魔纹,并不是单单针对灵魂。所有能量体构成的生命,都会被纳为魔纹的应用对象。

        凯莎好奇的飞到凳子上,站定。

        又是两分钟后,凯莎眼里带着惊讶的道:“这个魔纹居然能恢复我的灵魂之力,虽然恢复速度很慢,但比我自己恢复的要快很多。”

        凯莎夸赞完后,又接了一个“但书”。

        “不过,它也没有让我感觉到灵魂之力被束缚。虽然恢复的灵魂之力比逸散的要多就是了……”

        安格尔:“……”这又不是看恢复与消耗的收益比,不行就是不行。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桌面上剩余的两个魔纹皮卷。

        一个是魂印魔纹,一个是灵溪魔纹。

        他的策略其实一直很直白,就是他觉得哪一种能成为媒介的概率最高,就先用哪一种。

        按照他自己的排序,最有可能承载灵魂的媒介魔纹是:安魂魔纹大于息暮魔纹、然后接着是心土魔纹,最后是魂印魔纹与灵溪魔纹。

        安格尔左右看了看,最终先将目光看向了魂印魔纹。

        魂印与灵溪这两个魔纹,安格尔个人是觉得……魂印魔纹或许比灵溪魔纹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魂印魔纹没有很直面的效果,需要和其他魔纹一起搭配使用。属于承接类的魔纹。”

        “但它虽然没有直接效果,却可以在一个魔能阵中,标记并导引灵魂之力的移动。”

        很多需要用到灵魂之力来刻绘的魔纹,都会有对应的魂印魔纹。

        可以说,这是一个专门针对灵魂之力的魔纹。

        从效果上看,他肯定比不上之前那几个魔纹,但比起灵溪魔纹,安格尔个人还是觉得魂印魔纹更有可能。

        将魂印魔纹的皮卷放在圆凳上后,凯莎立刻站了上去。

        有了之前的经验,如今的凯莎完全没有僵硬或者拘束感了,她甚至将圆凳当成了一个人的“舞台”,站在圆凳上撩着酒红色的假发,优雅的摆着姿态。

        如果她换一身艳丽的裙装,估计会更有风情。

        但就算如此,以凯莎的容貌,也让她的表现充满了异域的味道。

        可惜,如此漂亮的舞台,却并没有人欣赏。

        安格尔完全忽略了搔首弄姿的凯莎,一心全放在了魔纹上。激活魔纹之后,立刻将目光看向凯莎。

        凯莎也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在感知魔纹被激活后,便停下了摆弄的身姿,闭上双眼放开对灵魂之力的束缚。

        半晌后,凯莎睁开眼,对着安格尔摇摇头:“毫无效果。”

        听到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答案,安格尔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果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想想也对,连作为天才的嘟嘟比都对单魔纹的灵魂承载媒介拿不出办法,他想要立刻就找到解法,很难很难。

        或许,他该将目光放到双魔纹上,而不是单魔纹。

        不过,双魔纹有哪些能够适合呢?

        另一边,凯莎见安格尔久久不吭声,只能主动提醒道:“我看桌上还有一张魔纹皮卷,我们要继续测试吗?”

        安格尔低头看向桌上的“灵溪魔纹”,点点头。

        “试试吧。”

        安格尔一边将灵溪魔纹放到圆凳上,一边解释:“这个魔纹是灵溪魔纹,是一种约束灵魂行动的魔纹。”

        灵溪魔纹算是控制类的魔纹,但控制的对象是灵体。

        安格尔的想法是,既然它能控制灵魂的行动,那能否束缚灵魂之力的逸散呢?

        这也是他为何会把灵溪魔纹挑选出来,作为实验魔纹之一的原因。

        一分钟后。

        在安格尔都不太抱期望的时候,凯莎突然开口道:“咦,虽然灵魂之力依旧在逸散,但我感觉逸散的速度好像比之前要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