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带着空间在逃荒路上养崽在线阅读 - 788.扪心自问

788.扪心自问

        正事?他也十分有兴趣的想知道大哥有什么正事,一出去一整日,要知道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鷥

        “娘,我怎么就不能有正事儿呢?在您心中我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还有娘你也别没什么事情都往石头娘身上揽,和她有什么关系。”娘不信任的目光让季大哥不高兴了,沉下了脸,难得的怼了季王氏一句。

        季老大本来长得就最像季老汉,脸一沉别说更像了,季王氏一时间还真被唬住了,从来没有见过大儿子真生气的季王氏有些心虚了。

        或许是觉得怼一句是怼有两句也是怼,左右都要惹娘生气了季老大索性就将心里的不满全说了出来。

        “娘,老三每天一出去一整日也没有见娘对老三有什么不满,我不过是才出去几日,都不听我出去做什么娘就认为我学坏了不干正事,是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我能理解,毕竟人手指头还不一般长呢,但娘咱是不是也别差的太多,我也是你儿子呀!”季老大一脸受伤的看着季王氏。

        季老三站在自家门口撇着嘴,说的好像娘不疼他似的,不疼他能叫他住东偏房,时不时的跟石头兄弟俩开点小灶,大哥这是典型的不知足。

        这番话……季王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儿子,然后突然转身走向门口处拿起竖在墙上的扫帚冲着大儿子就过来了。

        “好你个季福你这是长大了,翅膀硬了,都开始讲究老娘了,我不疼你了啊……供你吃,供你喝,供你长大成人,供你娶媳妇生子,老娘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了……”鷥

        越说越气,季王氏手里的扫帚挥舞的也越快,每一下都抽在季老大的身上,季老大也不敢十分躲,看起来狼狈极了。

        季老三看的倒是痛快了,这就是说坏话的结果,压根就没想着上前去拉,反而还往屋里多退了两步。

        “娘,这不是讲究,是事实求是,无论我多累回来了娘从来不问我饿不饿,娘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吗?”

        挨打了季老大心里更不舒服了,虽然不怎么敢躲,但是嘴里依然不算服软,要不然先前的话不仅白说了这个打也白挨了,季老大不傻。

        “考虑考虑你的感受哈哈……”季王氏被气笑了,手里的扫帚挥舞的更重了,屋里的季老三都能听到扫帚划破空气的声音,身上也忍不住跟着一激灵。

        “我还不够为你考虑,该怎样才算为你考虑,啊?”

        “你多大了比老三整整大了十几岁,你这个当大哥的哪来的脸和老三去计较,几兄弟你是唯一一个上过学堂的,上了一年学就只识得几个字怨谁?娶妻你的彩礼是最贵的花的也是最多的,吃的喝的哪一点我亏待过你们了,你以为你打点短工挣的银子多了是吗……啊?还不够你那赔钱丫头去年一场病霍霍的呢,老娘我说什么了吗?你告诉我怎样才算为你考虑,你的感受?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考虑过老娘的感受吗,你个不孝子老娘今天就打死你,省的再被你将究埋怨。”鷥

        季王氏是越说越气,她是有点偏心,但那也是偏老大和老三,如今老二没有了路上又觉得亏欠老三,加之老三确实比较体贴她自然对老三的笑脸就多了些,可这并不代表就不疼爱老大了,家里吃的哪一次不都是最好的给他和老头子还有两个孙子,感情她的付出老大全没看到,真是太伤她心了。

        说着说着是老泪纵横啊!感觉自己真是太委屈了,这么些年她容易吗她。

        灶房里季大嫂看到自家男人和死老太婆刚起来了心里还挺高兴泄恨的,但可没没敢出去,就怕老太婆的怒火转移。

        结果一眨眼的功夫看到自家男人挨起打来,吓的眼直抽抽心里也也疼,想来想去赶紧小心跑到后院找到正在那里玩的两个儿子。

        老太婆有一句话季大嫂确实没有办法反驳,那就是对她的两个儿子确实是疼的,虽然比不上她的心肝老儿子,但也不算差。

        “去,石头带弟弟赶紧救你爹,你奶生气了,去劝劝你奶。”

        被娘拉到前院的石头两兄弟此刻也看到院子里正挨打的爹,赶紧拉着弟弟就去了,季大嫂则又赶紧跑回灶房继续做饭。鷥

        “奶,别打了,在累着你,你别生气了,爹还不赶紧道歉。”石头一跑到院子里就赶紧抱住了季王氏,冲着爹挤眼睛。

        十多岁了,石头也算懂得说话的艺术了,知道怎么说奶心里好受,奶好受了他们也能好受不是。

        季王氏也确实打累了,不得不服老了,这个年纪轻易是不能大动作了,也就顺着孙子的这个台阶就势停了下来,被孙子说的心里也好受了一点,这个孩子也没算白疼,还知道让他爹道歉。

        石头顺势拿下了奶奶手里的扫帚,赶忙搬来院子里的兀子让奶做下,小手还体贴拍拍季王氏的后背,顺着气。

        “奶不气不气,气大伤身,有话好好说,不行让爷教训我爹。”

        屋里的季老三笑了下,大哥的儿子都比他聪明多了,嘴也甜,吃准了娘就吃这一套。

        “还是我大孙子懂事,比你爹那个白眼狼好多了。”季王氏胸口的气瞬间又好了些。鷥

        儿子的眼色季老大看到了,看着娘难看的模样也知道该适可而止了同时也有一点点的心虚,娘刚刚才的话不说的话他都快要忘了。

        确实他娶妻花的是最多的,女儿在去年得了一场大病用了不少银子,除了没给他们好脸色看以外拿银子的时候娘确实没说什么,这么算算打短工的钱还真不够。

        想到此旋即一瘸一拐的走到季王氏身旁,事实上也真的有些疼,娘最后几下打的确实用力了。

        “娘,我真不是故意气你的,这不是话赶话赶上了吗,您别和我一般见识,都是我不对,别生气了,实在不行您再打我几下”说着季老大将头伸了过去。

        “你哪里有不对,是老娘不对,是我不该生你这个白眼狼,辛苦苦养大娶了媳妇生了孩子结果呢就是这么对待我的,老大你扪心自问我对你真的是不好吗?”

        季王氏越说越气,眼泪又止不住了,这会可真是伤心了。

        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