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神秘哑妻在线阅读 - 第337章 深情告白

第337章 深情告白

        沈思渺满脸错愕的看着他,她朝着容衍拼命的摇头。

        她不信他会是凶手,那根本不可能!他这分明为了帮她,所以胡说八道!

        容衍坚定的目光看着她,语气平稳无波:“我喜欢沈思渺,当晚我想偷偷潜入她的房间意图不轨,后来发现她和宋曼在三楼吵架,便没有轻举妄动。直到她们从二楼跌下!我看见沈思渺昏迷在地上,又看见宋曼意图对她下手,气愤之下便一时失控做了错事。”

        “伤人之后,我给沈思渺吃下致幻药,本想借由宋曼受伤的事情让她以为是她伤了人,借此威胁她跟我离开!可没想到我的计划刚实施到一半,屋子里的人便发现了!后来我便故作叫她松开握着剪刀的手,借此帮自己洗脱嫌疑,但那个凶手确实是我!”

        现场一片唏嘘。

        容衍站在那里,深沉炙热的目光看着她说:“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是我一厢情愿。沈思渺,请你原谅我!”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拼命的摇头,她抓过一旁的纸笔想要写下什么。

        这时,刘海余忽然起身道:“法官大人,案件已经明了了,凶手确实另有其人。”

        宋曼的律师忽地起身道:“我不接受!要说容衍是凶手,证据呢?除了他这番说辞,其他的证据呢?他说了他很喜欢沈思渺,不排除他是为了心中所爱之人脱困!”

        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刘海余镇定自若道:“证据便是那柄剪刀上的指纹,不仅有沈思渺的还要容衍的!这便是最好的证据!”

        沈思渺满脸错愕的听着,她看着容衍一再的摇头,希望他不要一时糊涂做出错误的决定!

        可容衍却坚定道:“凶手是我,我很爱她。所以,不愿看她替我背锅!我曾想毁了她,但是我不忍心!因为我是真的爱她!哪怕她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哪怕这一生我都不再有机会,余生我只愿她平安顺遂。凶手是我,是我陷害她!”

        他一遍遍的对法官说:“我才是凶手!她是无辜的!我才是那个凶手!”

        容衍今日过来,早已不想全身而退。他只有一个目的,要她平安走出去!

        沈思渺不知道何时早已泪流满面,堂下的姚乐乐也震惊的无以复加。

        哪怕容衍一遍遍对法官歇斯底里的吼,他才是那个凶手,可是女人的只觉告诉她,不是这样……

        因为有了容衍的一力承担,沈思渺顺利脱身。

        沈思渺想过千万种出来的情形,独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容衍被压上车的时候,她拼命的想要挤开人群要追过去,却被路非拽住手腕道:“你现在不能过去!”

        沈思渺回身恼怒的看向他,她是在质问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救她出来!

        “上车再和你解释!”路非拽着她手腕,拉开车门强行将她推进去。

        姚乐乐想要追过去,被萧山拦住道:“晚些时候再去见她,她现在应该有话要和那个路非说。”

        ——

        车内。

        副驾驶位上的刘海余解释道:“沈小姐这次的事情是下下策,但是我觉得这样对您来说是有好处的,那晚的情形您自己最清楚,如今您脱困再去帮容衍找证据会容易的多。”

        沈思渺听着这人轻飘飘的话,气的浑身颤抖。

        他们虽是将她弄出来,可又将容衍陷害进去,这和不让她出来又有什么区别!

        早知道这样,她宁可不出来!

        路非给她递来纸笔道:“过几天你就可以过去探视,有什么话到时候再和他说吧。”

        “十五天的时间,光凭你回忆的那些不足以为你找到更有力的证据。如果有人可以顶替你的话,这对你接下来收集证据会有帮助。他是自愿帮助,刘律师并未强迫。你若觉得有愧,那便要更积极的找到凶手才是。”

        沈思渺偏头不可理喻的看着身侧的人,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将这件事说的这样轻松!

        她和这个人是见过几次面,但是她现在发现,几面之缘真的不足以让她去了解一个人!

        路非看着她笑着问道:“觉得我冷血?觉得我残忍吗?沈思渺,我可不是什么慈善家,这次为你脱困,萧山许诺我一个条件我猜帮忙的。救不救你对我不重要,可如果真的有好处的话,我也愿意付这举手之劳。萧山说只要你出来,那我便让你清白的走出来,至于过程不用那么追究。”

        他递来手里的纸笔:“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写下来吧。未来我想,刘律师你还是用得到的。不过我可提醒你,这时候你若再去投案自首什么的,媒体会以为你和容衍是情深意笃,联手杀害宋曼!你可要想清楚了!”

        沈思渺愤怒的抓过纸笔扔去一旁,转而去抓司机的胳膊示意他停车!

        路非脸色一沉,怒声道:“放她下去!”

        司机小声道:“现在是高速……”

        “停车!让她下去!”路非重申。

        司机不敢逗留,停车将沈思渺。

        烈日当空,沈思渺站在那里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心中气恼万分!

        车内,刘海余忍不住叹息道:“你何必那样激她,容衍为她脱身不惜将自己陷入其中,她心中不好受,恼也正常。”

        路非冷笑道:“不好受?她若不是嫁错了人,何须容衍来替她?未来的路还长,我这是教她识人!”

        刘海余轻笑一声倒是懒得再说什么。

        ——

        森远大楼。

        安娜站在那个男人身后,看着他将二审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

        屏幕上容衍真情意切的告白,足以叫任何一个人动容,同样也可以叫任何一个丈夫失去理智!

        但是安娜悄悄观察那人的脸色,除了目光格外深沉以为,好像找不到丝毫情绪的激动的点。

        她内心不禁在想,看来先生这次是真的打算离婚了。

        “啪”的一声,容景行合上笔记本,起身抓过椅背上的外套说:“尽快将离婚协议书给她递过去。”

        说完就要出去。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男人抬眸便见门外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女人走向他,柔媚叫了声:“景行,你这是要出去吗?”